司馬庫斯簡史|從黑暗部落到上帝部落,認識深山裡的共營烏托邦

說起司馬庫斯,參天的原始紅檜巨木群與遠的要命的崎嶇山路應該是很多人對它的初印象。不可否認,那也是最初吸引我前往司馬庫斯的原因 —— 沒辦法,從小到大我就對所謂的「遠方」充滿嚮往,越是難以抵達,越引人想要一探究竟。然而隨著一次又一次的造訪,一段又一段的談話,我發現,最終讓我深深喜歡上這座村落的,早已不僅是那雨後過份魔幻的森林,更多的,還有當地泰雅居民是如何遵循傳統,對抗環境將黑暗部落扭轉為上帝部落的故事。

這篇文章不談旅遊規劃或實用資訊,只想跟你們說說,司馬庫斯一路以來的發展軌跡,以及部落獨特的共營制度


FOLLOW US  /
  For Our Latest Travel Stories. 

       


 

⇑ 深埋新竹尖石群山間的司馬庫斯開發的極晚,也讓它有機會走上一條和他人不同的道路

1 – 泰雅族起源傳說

要認識司馬庫斯的歷史,或許得從泰雅族的起源傳說說起。根據泰雅族耆老口述,在久遠久遠以前,泰雅族先祖由台灣中部 Pinsbkan (今南投仁愛鄉瑞岩部落)一帶的巨石中誕生,當時裂開的石中走出了兩男一女,其中一位男性看了看,覺得世界實在很無聊,就又走回了岩石裡(???)而剩下的一男一女,就成了泰雅族人的祖先。〔 雖然這個傳說乍聽也是有點沒邏輯,但跟荒唐到最高點的 埃及神話 相比,我覺得還算可接受。〕

⇑ 司馬庫斯部落裡的 Makus 木雕

2 – 前往新天地,司馬庫斯名稱由來

隨著時間過去,泰雅族人不斷繁衍,終至耕地不敷使用,遷徙成了必須之舉。於是泰雅族人分成了好幾支,有些人順著山的稜線而去,有些人則朔溪而上,其中一支由 Makus(馬庫斯)率領的家族最終落腳於新竹的 b’bu Sasaw 東泰野寒山,在他的帶領下,族人豐衣足食、生活安樂,因此部落就被命名為「司・馬庫斯」,以代表族人對馬庫斯祖先的思念。

恩,以上是部落共營議會官方的說法。後來我遇到另一位沒參與共營制的族人,他則說以上說法不知道是誰編出來的。司馬庫斯在泰雅族語中就是「銳葉高山櫟」,當初祖先來到部落,發現四周都是這種樹,因此才以司馬庫斯為部落命名。他還說,證據就是原住民的名稱通常會相繼承,若有祖先真的叫 Makus,部落裡一定會有同名族人,但目前部落中並沒有任何一位馬庫斯。

一些奇怪的小知識 /

1. 司馬庫斯祖先落腳的 b’ bu Sasaw 東泰野寒山其實是如今的舊部落露營區周邊,其中 b’bu 意指「山頂」,「Sasaw」意「影子」,代表日出時山巒的影子會覆蓋整個司馬庫斯部落,彷彿保護著族人一般。而現在高踞山巔的司馬庫斯部落則是後來才發展建造的。

2. 泰雅族是台灣 16 個原住民族中分布最廣的一支,目前約有 9 萬人口,採頭目制。包含紋面、彩虹橋傳說、紡織技藝等都是泰雅族的特色。之前寫過一日溫泉旅遊攻略的 烏來 也是屬於泰雅族的居地。
⇑ 新光部落是清晨第一縷陽光照耀的地方,部落因而得名

3 – 黑暗部落,篳路藍縷的曾經

作為台灣最偏遠的原住民部落之一,司馬庫斯發展的極晚。它一直到 1979 年才有電力供應,是全台最晚通電的地區,而聯外道路的鋪設,更是不到 30 年前的事。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司馬庫斯的族人僅能倚靠雙腳與外界聯繫,無論是上學、採買生活物資或就醫,都得翻山越嶺徒步五個多小時前往新光部落,而所有的物資運送,亦完全仰賴人力。刻苦的日子讓司馬庫斯人口嚴重流失,部落裡曾一度僅存 8 戶人家,而這一切,要到 1990 年代初期才有所改變。

⇑ 巨木群的發現改寫了司馬庫斯的命運

4 – 巨木與道路,司馬庫斯的開發

1991 年,司馬庫斯頭目 Icyeh-Sulung (倚岕.蘇隆)前往巴陵部落參觀,對當地的觀光發展欣羨不已。那日晚上,他在睡夢中聽到上帝的聲音,告訴他未來司馬庫斯也將變得和巴陵一樣熱鬧,返回部落後,他按照指示帶著族人前去山林探勘,最終在距離部落約 4.5 公里的密林深處發現巨大的紅檜巨木群,司馬庫斯終於開始有了外界遊客的身影。1995 年 6 月,部落眾人引頸期盼的聯外道路開通,司馬庫斯正式與外在世界全面接軌。

5 – 「土地共有、合作共生」,部落議會共營制度 Tnunan Smangus

人潮帶來錢潮,錢朝帶來衝突。隨著旅客大量湧入,幾年之間,財團、政府與黑社會紛紛上門,爭相想要收購司馬庫斯的土地。幸運的是,司馬庫斯的頭目始終遵循著不可買賣土地的傳統(泰雅族人相信,土地是不可動搖的根本,若隨便賣土地可能招致絕子絕孫),在眾多挑戰中極力保存下了部落。

在此之後,為了解決族人因利益衝突導致的惡性競爭,司馬庫斯決定回歸泰雅 Gaga 祖訓互助合作的精神和聖經〈使徒行傳〉凡物公用的教導,參考以色列集體農場制度,於 2001 年建立起互助互利的共同經營架構。2004 年,共營制度進一步發展為部落議會 Tnunan Smangus,部落一切由參與共營制的會員共同經營,利益共享,目標實踐「土地共有、合作共生」的烏托邦理想。

關於 Gaga /

Gaga 是泰雅族重要的社會與生活規範,泰雅族人相信遵守同一 Gaga 的人應共同舉行祭儀、共勞共享。祖靈的懲罰與獎賞都是以群體為對象的,若遵循 Gaga,整個部落都將一起受到庇佑,而破壞 Gaga 不僅對個人不利,還將禍及群體。除此之外,「共享與互助」也是 Gaga 的核心,傳統上,泰雅獵人狩獵回來後都會與整個部落分享山豬肉。他們相信,若你看見部落中有需要幫助的人而不願施予援手,自然神發現了就會看不起你,此後你便無法受到祖靈庇佑。
⇑ 民宿是司馬庫斯議會最主要的收入來源

6 – 全台唯一共營部落,山林中的現實烏托邦

目前司馬庫斯議會共有 9 個部門,管理部落裡所有大小事,參與其中的族人高達八成,他們共同承擔部落所有工作,完成維護生態、修繕道路、經營餐廳民宿等任務,並共同且平等的享受觀光帶來的收益。

參與共營制的人員除了每個月 3 萬元薪水外,還可享受年終、喪葬、婚慶、老年照護等補助,會員子女的醫療與教育費亦全由部落負擔。良好的福利不僅讓許多外移青年回鄉,也讓司馬庫斯的傳承生生不息( 在司馬庫斯隨便跟個工作人員聊天,就會發現 20 多歲的他可能早已是多個孩子的爸媽 XD 據說司馬庫斯年輕夫婦平均有三個小孩。)土地共有共享在司馬庫斯不僅是理想,更是已實現的現實。

關於部落議會共營制的正反說法

第四次上司馬庫斯,恰巧有幸遇見了一位未曾參與共營制的族人,立刻把握機會向他打聽了一下不參與共營議會的原因。以下是他的說法,也提供給各位參考:

共營議會會員福利
① 每個月 3 萬元薪水 ;② 年終 20 萬元;③ 結婚補助 20 萬 / 人;④蓋房補助 40 萬 / 人;⑤ 退休後每月 1 萬津貼;⑥ 免費部落食堂;⑦ 後代教育費、零用金、文具費全額補助( 從出生到畢業,包括出國念書費用 ),每月另外依小孩年齡給予育兒津貼;⑧ 死亡喪葬補助;⑨ 健保費全額補助

共營議會缺點
① 由部落補助養育的小孩自動視為議會會員,畢業後需回部落參與共營。若選擇於部落外工作,無論薪水多高都需要回繳部落,然後領部落發放的每月 3 萬薪水;② 部落工作為求公平採輪流制,會員沒有拒絕工作的權利;③ 參與共營制後土地使用權即歸部落所有,就算未來退出亦無法取回;④ 部落族人婚配對象可選擇加入議會同享福利,但若離婚即視同毀約(聽說目前部落離婚率趨近於零)。④ 選擇加入議會時必須簽署效期為一輩子的合約,一但退出共營制度即視同違約,需支付新台幣 1500 萬元違約金。

—— 司馬庫斯旅遊規劃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

好啦,簡單的司馬庫斯歷史就寫到這兒,作為全台唯一成功採取共營制度的原住民部落,網路上關於司馬庫斯的資料多的是,有興趣的可以慢慢閱讀,這邊就不多說了。如果想要親眼去深山裡見證這座共營烏托邦,以下是規劃司馬庫斯旅行的實用文章,歡迎繼續讀下去: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Google reCAPTCHA 保護機制,這項服務遵循 Google 隱私權政策服務條款